恩施玉露:茶香浓郁沐春风_用激烈造句

2019-08-13 18:00 来源:失主

五子登科忘了谁恩施玉露:茶香浓郁沐春风_日本帝京大学

了然于心

迷笛裙

抓巨魔

图为:恩施玉露的主产区——恩施市芭蕉侗族乡,万亩茶园,生机盎然。

(视界网伍功勋摄)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刘畅通讯员洪安功勋春茶,恩施农民新春的第一笔现金收入。

茶叶,支撑着武陵山区农民脱贫致富的梦想。瑞雪兆丰年,冬去茶为仙。

恩施武陵深山,经过寒冬洗礼与沉淀的一垄垄茶田里,蛰伏了一冬的茶树,在三月和煦春风的吹拂下苏醒,竞相冒出芽尖。

“太俏了,收的这点茶,还不够塞牙缝啊。”3月11日,经过4个多小时谈判,浙江茶商袁伟从恩施市芭蕉乡茶叶交易市场夜市抢到250公斤鲜叶。他开着皮卡车赶到50公里外的一家茶叶加工厂,连夜加工出100斤恩施玉露干茶。

好山好水孕育好茶。

阳春三月,行走恩施大地,处处春茶飘香。

养在深闺的恩施玉露,越来越火了。

深山上演抢茶大战惊蛰过后,春和景明,茶树吐绿。

春茶,特别是明前茶、雨前茶,是一年中品质最好的,有“一两春茶一两金”的说法。

得地利之便的恩施200余家本地茶商,各显神通到茶园抢购。

来自全国的收购商云集山城,或开车入田间地头,茶农边采摘边收货;或集中到茶叶批发市场,争抢更大的市场份额。

3月9日傍晚,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赶到恩施市芭蕉侗族乡茶叶交易市场,不到18时,已是人声鼎沸、灯火通明。

5000平方米的停车场内,小货车、皮卡车、摩托车挤挤挨挨,纤嫩如雀舌的茶芽堆成绿色小山。

100来个摊位前,茶商熙熙攘攘,个个大包小包。

“慢点、慢点,注意安全,货车停左边,摩托车靠在右边。

”在大门口,乡交安办工作人员杨红国拿着扩音器,大声指挥。

“这里每晚人流量达3000多人,有10多万公斤鲜叶卖出去。

”“白天抢时采茶,等天黑骑车过来,现在卖茶方便多了,有停车的地方,交易公平,还可以价比三家。

”从南河村匆匆赶来的茶农龚厚斌满头大汗。

在润邦茶业公司收购点交易茶叶的小红岩村茶农向家武,扛着一大袋鲜叶说:“天一亮,我们一家人就去采,芽采得勤,才赚得多。

”“今年春茶供不应求,我们每天收购1万多斤鲜叶,要支付80多万元现金。

”润邦茶业董事长张文旗来现场查看行情。

以现代化生产线传承独到工艺制茶,是润邦茶业的产业提升着力点。

每天约1万斤鲜叶进入润邦后,在国内最先进的蒸青针形绿茶生产线上,经过蒸青、揉捻、动态烘干、理条、精揉、固型、提香等工艺流程之后,再由熟练工人一根一根挑选出形似松针、紧细圆直、长短一致的恩施玉露茶。

“每年芭蕉茶叶开园最早,茶农‘抢’时,客商‘抢’叶,也是我们最忙的几个月,今年从3月6日起,每天有10多名干部在交易市场指挥协调。

”乡干部刘荆介绍。

“从恩施的深山采摘,几天后就能摆到全国20多个城市的货柜上。

”恩施市茶办主任何远军算了一笔帐。

“开园价格每斤上涨3成,全市玉露种植面积32万亩,高峰期每天成交量约80万至100万斤,春茶销售突破15亿元毫无悬念。

”唤醒舌尖上的春天“你看,多美啊!”3月9日晨,用沸水泡开一杯玉露。

雾气袅袅,清香四溢,翠绿明亮的嫩叶缓缓散开,宛如花苞绽放,浅啜一口,清香沁脾,满口回甘。

“那盏绿穿越时空,仿佛听到屋檐外雨滴落芭蕉上的声音,春天忽然就在眼前。

”品一口香茗,恩施玉露唯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杨胜伟的眼神明亮起来。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同仁堂的古训,同样适用在恩施玉露制作工艺中。

当天上午,迎着清晨的阳光,杨胜伟老人亲自演示玉露蒸青制作的全部过程。

“摊放散热、蒸青、搧干水汽、炒头毛火、揉捻、炒二毛火、整形上光、背火提香、拣选。

”九道工序演示完毕,老人白发苍苍的额头上已沁出细汗。

“蒸汽杀青工艺始于唐代,能够最大程度保留春叶色泽和香味。

”一谈起玉露的历史,这位八旬老人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蒸青,源于唐朝陆羽《茶经》中的记载的“蒸之、焙之”等工艺,但与炒青、烘青等工艺相比过于繁琐,自明代后逐渐消失,仅恩施玉露等还保留这种传统工艺。

上世纪50年代,蒸青工艺濒临失传。

1959年,在恩施农校留校任教的杨胜伟翻阅大量资料和书籍,走访众多老茶人,经过10多年摸索,著作《恩施玉露生产技术》面世,传承恩施玉露制作技艺的理论体系,规范操作技术规程。

3月11日,50位新学员来到位于恩施职院的杨胜伟工作室,恭敬行拜师礼,开启为期3个月的蒸青制茶技艺学习。

恩施市以杨胜伟老人为旗帜,传承并推广好这门传统手艺。

2010年来,恩施职院开办茶技专业,培养学员500多名。

2015年9月,位于芭蕉乡的国家级“非遗”项目“恩施玉露制作技艺”传承基地及博物馆开门迎客。

如今,每年有500多名茶农接受恩施玉露蒸青茶制作培训。

精心擦亮玉露名片“产品似船,品牌如帆,扬帆才能远航。

”2007年,恩施玉露曾被外省一家公司抢注,历经7年艰辛,终于重新赢回这张属于恩施人的茶业名片。

失去的荣誉倍加珍惜。

近年来,恩施州市携手,放大品牌效应。

恩施玉露先后摘下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中国驰名商标两块国家号金字招牌。

2018年,权威部门评估,恩施玉露商标价值突破20亿元。

恩施市注重恩施玉露商标使用管理和市场规范,防止公用品牌滥用,对商标实行严格授权使用。

今年3月,全州428家茶叶加工企业,仅有26家通过审核,获得恩施玉露商标使用授权。

品质是品牌的内涵。

在芭蕉乡、大峡谷、柳州城等地,恩施市大规模推广绿色有机种植模式。

3月10日,记者来到海拔800米的恩施市柳州城一处千亩茶园,茂密森林将这里与世隔离。

由清华大学硕士杨华毅回乡创办的西特优公司选中此地实施有机化种植,引进害虫天故,不打农药和除草剂,全部使用从内蒙古引进的羊粪作有机肥,茶叶连续6年欧盟481项农残和重金属检测为零。

阿里集团对其青睐有加,选择该企业加入云梯计划。

去年4月28日,恩施玉露与利川红入选2018国事活动茶叙用茶,一夜刷屏,成为风靡大江南北的“网红”。

7月12日,外交部蓝色大厅举行湖北全球推介活动,随着编钟清脆的乐声响彻大厅,“硒姑娘”何洁白衣轻拂,韵味十足,在土家族西蓝卡普桌垫上,为在场300多位嘉宾冲泡上一杯“恩施玉露”。

茶香氤氲,回甘悠长,始于唐朝的千年独特蒸青工艺让人沉醉,在场的外国客人纷纷拍照留下这难忘记忆。

(责任编辑:admin )